女童高空扔苹果砸瘫3月女婴 其监护人被判赔185万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已有多个国家采取“封国”举措以遏制疫情传播,但印度大概是“封国”时确诊病例最少的那个国家。

据印度卫生部29日上午10时发布的消息,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979人,其中死亡病例25人。

借此机会,我要再次强调,病毒无国界,国际社会唯有加强团结互助,才能战胜疫情。中国支持包括荷兰在内的各国抗疫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要努力挽救更多的生命,不存在某些人所说的“地缘政治考虑”。合作过程中即使出现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可以实事求是地加以解决,而不应作政治化解读。我们期待荷方关于口罩质量问题的进一步调查结果,如有需要,中方将本着客观公正的原则依法协助开展调查。中方将继续全力支持荷方的抗疫努力,携手战胜病毒这一共同的敌人。3月29日,河南商丘民权县16年前“投毒杀人”案当事人吴春红的再审辩护律师李长青告诉红星新闻,该案将于4月1日上午在河南高院开庭宣判。

印度是下一颗雷?奇葩疗法雷死人 股市17年涨11倍

徐宏: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荷双方一直就共同抗击疫情保持密切沟通和良好合作。近一个多月来,随着荷兰疫情形势发展,中方致力于向荷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对于3月28日媒体有关荷兰从中国购买的一批口罩存在质量问题的报道,大使馆高度关注,并在当晚第一时间与荷兰外交部、卫生部联系,了解核实有关情况。29日,我本人应约与荷兰医疗护理大臣范莱恩通话。范莱恩大臣表示,真诚感谢中方为荷兰抗击疫情所提供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关于荷方从中国采购的部分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佩戴的问题,荷方正在进一步厘清有关情况,俟有结果,将第一时间向中方通报。希望这一孤立事件不会影响两国在抗击疫情领域的友好合作。我对范莱恩大臣通报上述情况表示感谢。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该案第四次开庭前,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但未检出毒鼠强,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只有他自己的供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证据。因此,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

“该案存在诸多疑点。定案除了吴春红本人的有罪供述外,没有一份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吴春红在案发现场投毒;吴春红本人称,其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诱供下作出的。”李长青说。

2004年11月15日,河南民权县周岗村两名孩童“毒鼠强”中毒,一死一伤,吴春红被认定为因琐事“投毒报复”的凶手。2005年6月23日至2007年10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三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春红死缓。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三次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

李长青律师认为,该案存在诸多疑点:投毒动机说法多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同时,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自2004年入狱以来,吴春红本人一直喊冤并持续申诉。

印度封国以防倒退21年 留学生:当地人戴口罩的不多